中国县域经济增速总体回落中部地区相对平稳 - 长三角县域网

中国县域经济增速总体回落中部地区相对平稳

特别声明:文章多为网络转载,资源使用一般不提供任何帮助,特殊资源除外,如有侵权请联系!

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基本单位浙江县域,其活跃程度深刻影响着国民经济的发展。 近日,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所发布的《中国县域经济发展报告(2020)》显示,中国县域经济增速总体回升,但中部地区相对平稳。 经济综合竞争力100强县(市)分布在17个省(市),其中江苏、浙江、山东位居前三浙江县域,占57席。

长三角集群优势显着

报告建立了县域经济竞争力和投资潜力指标体系,对400个县(市)2020年经济竞争力和投资潜力指标进行了实证研究。报告显示,排名前100的县(市)在2020年综合竞争力广东以24个县(市)位居榜首,比上年减少3个; 山东有23个,与上年持平。 此外,2020年全省经济综合竞争力前十名县(市)(苏州市、江阴市、张家港市、常熟市、晋江市、太仓市、义乌市、宜兴市、慈溪市、重庆县)为中长三角区域优势明显,在前十名中占据8席。

中国银行澳门金融研究员丁猛告诉国际晚报记者,广东和江苏两省具有区位优势,并出台了发展规划。 除了地级市经济实力雄厚外,县域经济发展也走在前列。 特别是广东省,投资潜力百强县(市)数量最多,达到28个,比上年减少2个。 这得益于广东省在常年开放发展过程中,利用区域协同战略,充分发挥集群效应,成熟了一大批产业链,包括资金链、技术链、供应链、和需求链。 重要的经济和生态要素。 例如,自2017年发布的“凤凰行动”计划实施以来,广东省已有500家上市公司。 具有较高盈利能力的企业所产生的集聚效应,必将为区域协调发展作出重要贡献。 同样,在消费方面,2019年四川省社会消费品人均零售产值全省最高,超过4亿元,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当地经济发展的动力。 从广东省的“成长史”不难发现,多年来,以县域竞争为代表的区域间竞争,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根本原因。

云南县域经济网_浙江县域_广西县域政府报告2015

产业引擎推动县域崛起

县域崛起的背后,产业的主引擎作用不容忽视。

报告显示,全省综合竞争力前100名县(市)分布在18个省份,山西拥有工业百强县(市)最多,占21个,山东和河南分别有18个和11个。 2020年全省工业百强县(市)排名前10位的县(市)为苏州市、昆山市、晋江市、张家港市、常熟市、慈溪市、仁怀市、宜兴市、神木市、南'一个城市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前10名中,工业强省河北占据了半壁江山,GDP超千亿元的县(市)增至32个; 苏州、江阴双双突破4000万元,甚至超过了昆明、呼和浩特等省会(首府)城市,实力与长沙、贵阳不相上下。

数据显示,无论是定点工业的减值幅度,还是第二产业的减值增幅,前100名经济体中的前100名县都远超福建等发达省份的平均水平。

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方式。 以工业百强县首位的扬州为例,西部做强扬海群,整合发展跨江腹地; 加快推进锡城、城南一体化,积极融入苏锡常都市圈; 东部对接广州都市圈,承接外溢的高端要素资源; 北接宁镇阳,融入长江城市群,努力实现城市群与都市圈的协调发展。

中国人民大学副院长王鹏告诉国际晚报记者,随着城镇化的发展,中心城市和城市群辐射范围内的县(市)通过共享产业辐射带动和经济效益,促进要素集聚。发挥中心城市的溢出效应,加强周边要素共享和产业互补合作,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资源、产业、人口的协调发展。 例如,在长三角经济带,苏锡昌腹地已成为中国城市空间最密集、县域经济最强的区域。 面对当前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和中美双循环的总体背景,城市群发展将成为经济发展的主要载体,其辐射作用将是重要机遇为周边地区的转型发展。 各地要积极融入城市群建设,承接高端生产要素外溢,共享发展红利。

分享到:
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

作者: 长三角县域网,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长三角县域网
原文地址: 《中国县域经济增速总体回落中部地区相对平稳》 发布于2023-4-6

评论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sitemap